住在村里的苦和乐

2018-06-22 15:57  来源:凉山日报全媒体  责任编辑:杨童旖

□ 戴自弦(昭觉)  


在城里坐办公室久了的人偶尔下乡一趟,会觉得挺悠然自得。有水秀山明,鸟语花香;有凉风徐徐,风轻云淡;有淳朴乡民的热情好客,还能吃到绿色无污染的可口美餐。兴味盎然地走一走,看一看,指导一下,点评一下,然后心满意足,优哉游哉地打道回府了。但若还去爬了段山路,被太阳晒了,蚊虫叮了,抑或还被刺篱笆勾破衣服,皮鞋踩到了泥浆……有的人就感觉受了大罪,为下乡的这点辛苦开始牢骚满腹,叫苦不迭起来。

 

这就是我们工作的态度和工作的作风问题。在我看来,一个不关心农民疾苦,不愿真心诚意为乡亲们排忧解难的党员领导干部,离蜕化变质就不远了。

 

住在呷姑洛姐村两年多来,我徒步上山、下山已记不清走了多少趟。有时候还背着二、三十斤重的物品在羊肠小道上孤零零地独自爬行,汗水一滴一滴掉落在脚前,为不产生畏惧心理,我干脆不看山顶,埋着头只看脚前的小路,默数着爬多少步会从下巴上掉下一滴汗水。实在喘不过气了才找棵杂木树挡挡阴休息会儿。享受片刻山风徐徐的同时,还不忘摘几片木叶来吹奏一曲,有时索性拉长脖子唱一首小时候学会的山歌。

 

也许爱好广泛的人最容易找到乐趣,也最容易开解寂寞。从小就喜欢新奇事物的我,总希望多学到些东西,除去掌握了生产劳动的基本技能外,我还跟人学过笛子、二胡、吉他,后来机缘巧合,还让我学会了打爵士鼓、吹萨克斯,虽然都是半灌水,却时常自诩吹拉弹唱都会点。住下村里后,我把买的笛子和萨克斯也背了下来,白天跟着老乡们去犁地,薅洋芋,打苦荞,点包谷……觉得累着晒着也开心着。因为没有劳动的任务,算不上多么辛苦,而且在劳动中还能和老乡们一起探讨、总结很多有关劳动的技巧和经验,这对大家都是实实在在的收获呢。晚上回到家来,可以穿个摇裤就去洗掉满身汗垢,然后再拿出笛子来吹奏两曲,简直有种说不出的惬意,所有的劳累烦恼立马跑得无影无踪。

 

第一次拿出我的萨克斯,乡亲们那份新奇的神态至今想起都觉得可爱,他们全围上来,却谁也不知道是啥?都说太好看了像个水烟袋。吹一曲《情深谊长》,哗哗哗哗的掌声拍得响亮,引得小山村里的老少爷们都跑来看稀奇。“太好听了,再来一首!”“可以教我吗?”“这要多少钱啊?”“今后村里有红白喜事请你去吹可以吗?给你钱!”……彝族同胞们那天生的音乐细胞一下就被激活了。每天劳作回来,大家就会不约而同地聚来我的小屋,跟着萨克斯一起合唱《北京的金山上》、《共产党来了苦变甜》、《一剪梅》、《山丹丹花开红艳艳》等经典老歌,呷姑洛姐村的村民大合唱,成了“火塘夜话”后的又一重头节目。《孟子》的“独乐乐,与人乐乐,孰乐?”在这寒酸的小屋中却得到了最完美的诠释。

 

每当寂寞孤单像潮水般开始渐渐漫涌的时候,我就玩玩乐器,唱唱歌,心绪一下就舒缓开来。更多的时候,夜深人静里我趴在床上,把人生、生活的感悟和扶贫、扶智、扶志的思考倾诸笔端,与心灵对话,作一次深刻而诚恳的交谈。驻村至今,不意间我竟然写满了厚厚的五大本日志,她储存了我驻村以来辛勤劳作的汗水和跋山涉水的足迹,还有思想的斗争和情感的升华,她是值得我用心珍藏的。

 

“力气是个怪,今天使了明天在。”这是老辈人经常告诫懒汉们的谚语。爬些山坡路,干些体力活,难道不是最好的锻炼方式吗?多吃些洋芋萝卜,多喝些元根酸菜汤,难道不是最好的减肥饮食吗?每当苦了,累了,饿了的时候,我常常会以这种思维来安慰自己。其实这并不是完全的自嘲,任何事物都具有它的两面性,如今像杂草般疯长的疑难怪病,谁说与长期以车代步、长期营养过剩带来的后遗症无关?“吃得少,永远比吃得多好!”这可是古往今来众多长寿者的养生之道呢。

 

扶贫路上,我愿执着地坚守,与粗茶淡饭相伴,和乡亲们一道同甘共苦,一点一点地奔属于我们的好日子吧,这,就是我想要实现人生目标的一个美好追求。